白鸩

我该学理也说不定。
一步到位不想修改(。
算是随笔。(……)

————————————————————
01
太宰治算好了时间在专程预定的酒店房间里站在一片黑暗中透过落地窗看着熟悉的街角爆炸开卷着热浪的火花。

02
也许明天就能看到讣告,说港口黑手党穷凶极恶的二人组荣登极乐——。
太宰治漫无目的的散发着思维语气里没什么情绪的随口补充。
“不,是下地狱吧。”

03
他已经不记得跟那位橙色头发的武斗派初见是什么时候了,当然也不会记得那时候发生了什么,不过太宰治觉得总归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不记得也无妨。

04
他转身离开了酒店房间,前往才搬至几天的居所,手插在风衣的口袋里,眸子里印不出来来往往的行人哪怕一个的身影。

05
他回到了住处,却感觉连自杀的心力都没有。

06
他知道这点程度杀不死中原中也,但是他还是那么做了。

07
他躺在床上想了想,觉得中原中也其人是否还存在已经没有意义了。

他已经死了,对他来说。

08
太宰治炸死的不是中原中也。
是双黑。